​以乡情法理倾情调解赡养纠纷
作者: 口述:吴楚君/整理:王毅然   发布时间: 2018-09-30 08:53:59

以乡情法理倾情调解赡养纠纷

——南漳法院武镇法庭法官助理 吴楚君

吴楚君_副本.jpg

出去办案子的那天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混着泥土的气息,气氛仿佛也略显沉重。

我和冯庭长来到一起赡养纠纷案件的当事人家中,说是家中,已经不能称为“家”,只是一个能容身的地方。当我到达目的地,看到老爷子竟然住在一个由别人家猪圈改造成的、不到十平方米的房子里的时候,我的心被震到了。老爷子今年已经76岁了,本该含饴弄孙、颐养天年的他,身体状况不是太好,且没有收入来源,妻子已于2015年去世,老爷子目前孤身一人,而应该尽孝的儿子女儿却不见踪影。

为了尽快解决老爷子的居住、医疗问题,冯庭长带着我马不停蹄地找到老爷子的二儿一女,希望他们能尽到赡养义务,但效果并不理想。大儿子觉得母亲去世的时候一切丧葬事宜由自己处理,已经尽到了做儿子的责任,那么父亲的晚年生活,就必须由弟弟来处理;而二儿子觉得自己在外打工,隔得太远,大哥隔父亲近,况且以前父母对大哥比对自己好一些,父母应该归大哥管;女儿则觉得自己已经出嫁,还有孩子还在读书,已无能力照顾老人。

三方各执一词,都觉得自己有理,调解工作很难做下来,但不好做,不意味着不能做。针对三人的理由,冯庭长从情理法逐一向他们做工作,首先,赡养父母是子女应尽的义务,以自己对父亲母亲中的一方已尽赡养义务为由而不履行对另一方的赡养义务,无法律依据;其次,纵使父母可能有所偏颇,也不是自己不赡养父母的理由,尤其老人身患多种疾病且无劳动能力;再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庭,才更应给自己的孩子做榜样,而不是拿自己生活负担重有孩子要抚养当借口。最后,冯庭长向他们说道,你们的父亲已经70多岁了,租住在别人家猪圈改造的房子里,里面乱七八糟堆得都是杂物,村里其他人看见老人过着这样的生活,难道你们就不怕别人戳你们的脊梁骨吗?言传身教,你们又给自己的孩子做了什么样的榜样?听到冯庭长这席话,老爷子的二儿一女终于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也了解到如果不赡养老人将会面临的法律后果,最终与老爷子达成了调解协议,两个儿子从2018年9月起每月支付老爷子400元赡养费,女儿支付300元;老爷子报销后的医疗费大儿子承担40%,二儿子承担60%;老爷子去世后的丧葬事宜由二儿子承担;老爷子自行交纳农村合作医疗保险费;两个儿子自2018年9月起每人每年轮流为老爷子提供一年的住房或者租房费用,并且房子必须环境还可以至少要干净明敞,后续冯庭长会不定期做回访。

至此,案件得以圆满解决。虽然案件解决了,但我心里还是有点酸涩,赡养案子反映出了一系列社会问题。我在武镇法庭见到的赡养案子比较多,大多人存在思想误区,一是认为自己对父母的一方承担赡养义务后,另一方就可不管不顾了;二是认为父母对子女不能一碗水端平,存在“偏心的现象”;三是认为自己有家庭要照顾就无力照顾自己的父母了。但“偏心”也是给予我们生命的父母,也是让我们感受生活的美好的父母,年少时父母是港湾,父母年老时我们理应为父母遮风挡雨,法律上我们子女更应承担对父母的赡养义务。亲情的“伤痕”如何修复?其实赡养案件不光需在老人在年老时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老人也需要精神上面的安慰,常回家看看,精神养老,使得老有所乐也很重要。



编辑:
文章出处:武镇法庭 办公室

整站检索

法官风采

法官摄影

法官书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