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买花根想到的……
一位山区法庭预备法官的感悟
作者: 甘祝德   发布时间: 2013-11-22 10:03:49



薛坪法庭是南漳法院派出的一个偏远的山区法庭。2013年初我被分到了这里,对于新的工作和环境,我充满了热情和期待。

一天,我吃罢饭正在法庭门前小憩。这时,一位操着山东口音的中年男子来到我跟前。他是卖花根的,一脸慈祥,绘声绘色地向我介绍各种品种的花及图片,以及什么花该怎么养的办法。我闻了闻花根,倒是有几分香气,心想以前没有养过花,养花或许可以丰富一下业余生活,放在寝室也可增添几分色彩和情调。于是在他的推荐下买了四棵,他告诉我,找个瓶子将花根插起来,适时浇浇水,到时它们就可以开出五颜六色的花朵。我兴致冲冲地找来两个废弃瓶子,把四棵花根分别放在了里面,按要求浇上水,静静地等待它生长和开花的那一天。

由于我们法院年初改为了所有诉讼案件都得通过立案庭的审批,我每个周五都得从所在的山区法庭回院机关立案庭立案。有一次,在周五离开法庭之前忘了给花根浇水,等我再回到法庭时,由于天气炎热,瓶子里的水都干了,花根长出的叶子也都奄奄一息。我赶紧浇水,但愿它们能够活过来。最终有两棵活了下来,这让我对花根的生命力敬佩不已。

转眼就到了丹桂飘香的时节,两棵花根叶子向上正正直直地长着,倒是有近70cm,可就是没有开花的迹象,我正纳闷呢,越看越像一种到处可见的扁担草叶子后来也确定当初买的花根就是扁担草的根。我知道,自己轻信了那位中年男子。这让我想起了法庭的老法官常常告诫我对待当事人固然要热情接待,但不能感情用事,要保持一份客观的公平心态。

一位老者来到法庭哭诉着自己母亲坟墓被倔的经过,我听后也愤愤不平。庭长冯延寿觉得此事有些蹊跷,老者所说有些夸张。于是,我们到现场去调查。果不其然,原来坟墓早在八十年代就因为平坟运动被毁,只是被告把标志性的上坟石给移走了,并无掘坟之事。

冯庭长告诉我,因为山区老百姓的法律和证据意识较淡薄,对于有现场的案子,一定要去现场勘查,才能确保事情的真实原委,机械地采取坐堂问案的方式,往往会有失公正。

想起以前在大学的学习,老师强调如何保障当事人的权利,特别是原告的权利。然而在司法实践中,有些案件的原告往往容易夸大事实,一份诉状看下来就是一份伸冤书。可调查下来却往往是以小放大,甚至还有的无中生有。这让我对山区法官办案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也坚信了山区法官的价值所在。

    下乡归来,躺在床上,不经意间想起了那两株存活下来的扁担草。中年男人虽然骗了我,但扁担草是无过错的。望一眼窗台上的两株扁担草,它们已经生长的格外清新茂盛。它们让我顿时感悟到:扁担草虽然没有让我看到花开,但扁担草止血化瘀、清热解毒的功效和坚韧、正直和向上的品格让我敬佩。我相信只要坚持追求一颗坚韧、正直和向上的心,就能为纠纷“止血化瘀、清热解毒”,为荆山山区添一抹闪亮的公正之绿!

   


编辑:
文章出处:

整站检索

读书之窗

审判研讨

法官讲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