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基层妈妈干警的办案感悟
作者: 吴晓希 王毅然   发布时间: 2018-06-22 09:08:47

一位基层妈妈干警的办案感悟

南漳法院九集法庭 吴晓希

今年是我在南漳法院九集法庭工作的第4个年头。今天和往常一样,在给孩子穿好衣服,让他吃好早饭之后,我来到九集法庭,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在基层法庭工作的这几年,见惯了夫妻之间的吵闹离婚,见惯了子女为推脱赡养老人而不相往来,见惯了邻居之间的琐事争吵,但最近我收到的一件案子,仍然让我心情复杂。

一位九岁的小女孩将自己的亲生母亲刘某诉至法庭,请求判决其亲生母亲每月支付抚养费直至其满十八周岁。看到这纸诉状时,我本以为刘某是一位和丈夫离了婚后,因为孩子没有判给自己,就不对女儿负责任的母亲,但当我去她家送达文书时,才知道事情不像我想的那么简单。我和我们庭的法官助理何姗一起去刘某家送达的那天是个大雪天,她正端着一碗白米饭站在院子里,我们向她说明来意后,她却开始自言自语。刘某的母亲听到动静后,下楼跟我们说刘某患有精神分裂症,偶尔清醒,偶尔糊涂,去年年底才在襄阳接受治疗,并经诊断,刘某仍需要继续住院治疗。刘某母亲下楼时牵着一个一岁多的小男孩,原来是刘某的儿子。于是我和何姗向刘某及其母亲仔细讲明我们的来意和案件的基本情况,确认刘某明白后,让她在送达文书上签了字。后来,和刘某再婚的高某回到家知道这一事情后,向我们联系,申请作为刘某的法定代理人。

回法庭的路上,我和何姗心里都难受,刘某今年才34岁,我周围和她年纪相仿的人经常会约着一起逛街、郊游、拍照、发朋友圈等等,而她却只能在家中院子里活动,而且孩子还那么小,却没有能力照顾他。

经过法院审理,该案驳回了刘某女儿的诉讼请求,而她女儿也才知道刘某的病情,也不再纠结为何母亲没有管过她。案件判决后,我和何姗再次来到刘某家中向她送达法律文书。那天天气也很冷,一进院门,我看到刘某的儿子光着脚在院子里玩,脚上都是被石子磨破的伤口。而刘某却因为病情加重,在家中砍门砍窗,被关在二楼的小房间里。

我和何姗都是才当妈妈不久,小孩都和刘某的孩子差不多大,看着这么小的孩子没有得到妥善地照顾,应该在妈妈怀里撒娇的年纪却缺少了母亲的关怀,而刘某家中也困难,治疗病情也是需要长期的花销。周末的时候,我和何姗买了点水果去看望刘某,并尽自己所能资助了她们一点钱,表达了一点心意。都说女人是感性的,而当了母亲的女人更是有了最大的软肋,希望刘某能够早日康复,让孩子获得本该有的母爱。

(口述:吴晓希,整理:王毅然)



编辑:
文章出处:九集法庭、办公室

整站检索

法官讲坛

读书之窗

审判研讨